不知火舞被辱

            “嗯。”我重重地点了点头,上前仍然搂住妈妈的腰,我们一起往山下走去。

           可事实就是龙青山一边在狂干一个金发女郎,一边在另一个站着的黑人女子口交。

           鬼子得意地用双手拍打着妈妈的屁股,妈妈的香臀在鬼子巴掌下颤抖呻吟,看得我眼中直欲喷出火来!

           都想带走,看样子,是不想再和龙青山住一起了。

          导游看了我一眼,问道:“他动手打你了吗?”

          妈妈没有说话,又开始整理东西。

           妈妈摇了摇头,显然对我的信心不是很足。她歇了会,轻轻脱离我的怀抱,拿着洗漱用品到卫生间去了。

           我柔声道:“姐姐,能不能动一动,我都快僵硬成化石了。”

           妈妈,我就在你身边啊,我心下感动,却无法说出来,只能更紧地抱着妈妈。

            爱美的妈妈虽然涂了防晒霜,却还是怕晒太阳,她撑了一把小花伞。撑伞的只有东方的几个女性,我真是哭笑不得,妈妈这不是象打了招牌般的显眼吗?

           Oh,my God,女人,原来都是小心眼的!

           “真的都没有了?”导游突然一挥手,那几个彪形大汉粗鲁地拨开人群,直接冲到那几个犬国人面前搜身,竟然搜出了什么东西。

           “嗤……”妈妈轻笑了一声,道:“别小气包啦,你看看你那里的小恶棍,那?吓人,让姐姐怎?好意思啊。”

           “你是谁?你什么要救我?”过了一会,妈妈终于打破了沈默。

            跑在前面的龙青山似乎也有些急了,忽然看到前方几个女的“咯咯”笑着跑过,是那些“宝贝”们,龙青山“嗷”地大吼一声,象吃了兴奋剂似的,冲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 大汉对着那些犬国人就是一顿痛揍,打得他们哭爹喊娘。

            虽然没少看着妈妈的裸照打手枪,但是当妈妈的裸体这?真实地呈现在眼前时,我却心惊胆战地不敢亵玩。我不由得苦笑,这真有点叶公好龙的味道啊。

            狗日的似乎很满意他的杰作,“约西”声不断,在妈妈的两只乳头都沾上他的口水之后,开始揉面般玩起妈妈的雪乳。

            这几个犬国人是想让他们的女伴跟踪他们看上的美女,以方便他们追踪。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监控了,看这些大汉如此凶狠,这个旅行社看来还有黑帮背景啊。也不奇怪,除了黑帮,否则谁敢搞这样的旅游?

            虽然是艳阳高照,但是妈妈却冷到了心里,她双腿曲起,双手抱膝,将头靠在膝盖上,努力想温暖一下自己空荡荡无处着落的心灵。

           龙青山也夹杂在人群中走下来了,他神情恍惚,似乎路也走不稳了,快到山脚下时,竟然被一块突起的石头给绊了一下。妈妈双唇动了动,欲言又止,终于还是扭过头不看他,但我看见她的眼睛里隐隐有泪光闪动。

            嗯,看来关键时候,妈妈还是依赖我这个男人的,我挺了挺胸膛,道:“不如我们下山去吧,反正他们也没有规定什么时候可以下山。”

           “要把这最后一丝感情也给彻底抹杀掉。”我在心里想着。

            犬国人尝过他们的手段,只得打落牙齿往肚里吞,恨恨地坐了下来。

            导游拍了拍他肩膀,让他坐下,然后从对讲机和保安对话,谈了一阵子后,他关了对讲机,对犬国人道:“保安说,你虽然绑住了那个女人,但还是被她逃脱了,她后来投入了那位先生的怀抱,是吗?”

            “我不是那人哭的。”妈妈道:“我是想我的儿子,我真的很对不起他,他从小就跟着我出国,受了那?多的苦。”

            “真的都没有了?”导游突然一挥手,那几个彪形大汉粗鲁地拨开人群,直接冲到那几个犬国人面前搜身,竟然搜出了什么东西。

            年仅十五岁的我,了一群女性的大屁股,在山中追逐着,想想都觉得可笑啊。

            突然前面传来喊叫声:“不要,不要啊,放开我,求求你放开我!”

            我有意识地跟在龙青山后面,因他刚才说是去追妈妈的,如果他追上了妈妈,我该怎?办呢?躲在一旁看他们野合,还是自己也去找一个爽爽?

            导游拍了拍他肩膀,让他坐下,然后从对讲机和保安对话,谈了一阵子后,他关了对讲机,对犬国人道:“保安说,你虽然绑住了那个女人,但还是被她逃脱了,她后来投入了那位先生的怀抱,是吗?”

            “要把这最后一丝感情也给彻底抹杀掉。”我在心里想着。

            妈妈脸红了一下,道:“你转过去。”

            “嗤……”妈妈轻笑了一声,道:“别小气包啦,你看看你那里的小恶棍,那?吓人,让姐姐怎?好意思啊。”

            这句话挺有效果,妈妈终于低声说了谢谢,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          “没想到有你这样无聊的人。”妈妈听完了我的话,托着下巴似笑非笑地望着窗外,风姿可可,我都看傻眼了。

            导游拍了拍他肩膀,让他坐下,然后从对讲机和保安对话,谈了一阵子后,他关了对讲机,对犬国人道:“保安说,你虽然绑住了那个女人,但还是被她逃脱了,她后来投入了那位先生的怀抱,是吗?”

            “怎?会?姐姐任何时候都是最美的。”我巴结道,腿脚活动开了,我又想把妈妈抱入怀中温存。

            “东方小伙子,你很幸运。”西方女子很开朗,道:“刚才那个犬国人配不上这位夫人,你很棒,和她真是一对!”

            “哈哈哈……”车上的人大笑起来。

            “哦,是你的夫人,她真漂亮!”那个西方女子由衷地讚美着。

            妈妈没有作声。

            我转回来一看,裤腰大小刚好合适,可是臀部那里已经被妈妈撑得紧绷绷的了,妈妈的屁股还真是大啊。

            妈妈走进房间,突然回过头道:“你的女人呢?”

            “你什么要这样做?花一大笔钱就了保护一个素不相识的人?”妈妈对我缺乏信心基础。

            我呵呵笑着。

            “今天才第一天,后面大家都还有机会的,不是吗?”毕竟都是付钱的,导游笑着安慰他道。

            妈妈“啊”地惊呼一声,还没爬起来,那个狗日的便扑在了她身上。

            我的心也同时碎了,龙青山在妈妈的心目中果然占有不可替代的位置,几乎就是她的全部。如果说刚才犬国人只是脏了妈妈的身,龙青山的龌龊行则是彻底地伤害了妈妈的心。

            几个犬国人的女伴赶紧交出了她们身上的微型对讲机,只有钮扣大小,即使别在比基尼上也看不出来。

            我搂着妈妈往记忆中我和龙青山分手的地方走去,妈妈似乎既想又害怕见到龙青山现在的样子,她将身子贴在我的身上,寻求一点依靠。我哪能不如妈妈所愿?手上搂得更紧了些,搂着着妈妈软绵绵的腰肢,舒服极了。

            妈妈瀑布般的黑发蓬乱地搭在肩上,裸背上的汗水沾了一些青草屑在上面,十分凄艳。我口干舌燥,阴茎勃起,妈妈此刻双手还被绑着,我如果扑上去把她强奸,估计她也没办法反抗吧。即使不强奸,摸几下妈妈的屁股、乳房也好啊,一旦解开了束缚,可就没那?容易得手了。

            嗯,看来关键时候,妈妈还是依赖我这个男人的,我挺了挺胸膛,道:“不如我们下山去吧,反正他们也没有规定什么时候可以下山。”

            “不会,我是学校扔铅球第一名,劲可大了,背着你下山只当作免费锻炼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是谁?你什么要救我?”过了一会,妈妈终于打破了沈默。

            “嗯,”妈妈头看了我一眼,道:“得了吧,刚才在你身上哭一会你都站不稳了,还背我哪。”

            我的目光主要盯在妈妈身上,在多的美臀中,妈妈的屁股特别的雪白肥美,一小片比基尼短裤根本遮不住她硕大的臀部,三角裤两边各露出两弯下弦月形的美肉,随着屁股的扭动而忽隐忽现,令人有上去一手一边抓住的冲动。

           妈妈的一对美乳丝毫不顾主人的心情,蹦跳着跃了出来,白暄暄的两团软肉上一对粉色的乳头娇媚地上下抖动着,犬国人如获至宝,扑上去就亲。可怜妈妈的胸前双丸刚刚解脱了束缚,还没来得及呼吸几口外面的新鲜空气,便落入了犬国人的口中,惨遭蹂躏。

           不管她相不相信,总之我要说完,我继续道:“刚才在山脚下我看到您根本不愿意参加这个丑恶的活动,我就下定决心要保护您。”

           龙青山也夹杂在人群中走下来了,他神情恍惚,似乎路也走不稳了,快到山脚下时,竟然被一块突起的石头给绊了一下。妈妈双唇动了动,欲言又止,终于还是扭过头不看他,但我看见她的眼睛里隐隐有泪光闪动。
       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          honglv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不知火舞被辱,不知火舞被辱最新章节,不知火舞被辱 新爱看书吧
          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          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