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浦春马是不是j家

          三浦春马是不是j家 美知广子 性猝死

          小说:三浦春马是不是j家 作者:武安永康 更新时间:2020-04-21 5:1:52 源网站:新爱看书吧
            “嗯,这位是我的夫人,她来取一些物品。”龙青山道。

           犬国人被甩得并不重,他哇呀怒叫追赶着妈妈。

           狗日的似乎很满意他的杰作,“约西”声不断,在妈妈的两只乳头都沾上他的口水之后,开始揉面般玩起妈妈的雪乳。

           那个红衣女郎仍然腻在我身上,我急中生智,抱着她迎向妈妈,故意高声道:“呵呵,好啊,甜心,我们来玩个4P如何?”

          我有意识地跟在龙青山后面,因他刚才说是去追妈妈的,如果他追上了妈妈,我该怎?办呢?躲在一旁看他们野合,还是自己也去找一个爽爽?

          我急忙躲在一棵大树后,心“砰砰”直跳,好象要跳出胸口,“怎?办,我该怎?办?”

           一路上经过几对野合的鸳鸯,其中都没有妈妈。我有些急了,妈妈不会已经被哪个男的抓住干那事了吧,不敢想下去了。

           “快放我下来,你背不动的。”妈妈有些感动,挣扎着想下来。

           “哼,还带着微型对讲机。”导游对大汉使了个眼色。

            我知道妈妈现在对这个旅行团有多反感,赶紧接着道:“我发誓,来之前我根本不知道这是个这样的旅游,我也是刚才在车上看了那张表才知道这是个如此荒谬的旅行。”

           我气不打一处来,便想推开她,没想到她却抱得很紧,我一推推在了她高耸的乳房上,搞得她更来劲了,淫笑着在我身上乱摸,我无可奈何,焦急地朝妈妈那边望去。

           那几个犬国人抖抖索索地被拖出人群。

           妈妈又羞又气,使劲挣扎着,却因力弱而挣不脱。

           我挪了过去,大方地拍了拍妈妈的肩膀,道:“卓姐姐,你穿上我的短裤吧。”

            犬国人站起来,还想争辩什么,导游冷冷地制止了他,道:“你的事后投诉我收到了,我们徵询了保安的意见,我说没有违规就是没有违规,OK?”

            山脚下有车在等着,导游和司机在车上聊天,看到有人这?早下来,显得有点吃惊。

            看妈妈走的有些迟疑,我问道:“卓姐姐,你是不是要去看一下龙青山?”

            妈妈摇着头,她无法相信眼前这个丑陋的男人就是她从少女到少妇时代,一直深爱着的龙青山!

            我无可奈何地回到座位上,怏怏地道:“不知道这是哪国人办的旅行社,古板得要命。”

            爱美的妈妈虽然涂了防晒霜,却还是怕晒太阳,她撑了一把小花伞。撑伞的只有东方的几个女性,我真是哭笑不得,妈妈这不是象打了招牌般的显眼吗?

           妈妈愤怒地盯着我,我急忙解释道:“姐姐,你别误会,我只是想解开你手上的带子而已。”

            妈妈拍了拍身边的座位,我知道妈妈是要我坐过去,她不想别人靠近她坐,赌气想不理会,可是脚还是不听使唤,只好挪到妈妈身边一屁股坐下。

           妈妈显然累了,没有刻意用双臂撑着我的背,而是双手随意地交叉伸在我脖子前,这样妈妈的整个胸脯就顶着我的背了,妈妈胸前那两坨极富弹性的乳房,在我的背上忽然软一下,再弹一下,是我前进的绝佳动力!

            那个红衣女郎仍然腻在我身上,我急中生智,抱着她迎向妈妈,故意高声道:“呵呵,好啊,甜心,我们来玩个4P如何?”

            “算了,也快到中午了。”妈妈道:“趁这个时间,说说你是怎?回事吧,怎?到诺尔镇的?”

            我看着妈妈的身影消失在山道的拐角处,收拾了下心神,心想成败就在此一举了。

            狗日的很不满妈妈这?激烈的反抗,扯下妈妈的胸罩,将妈妈的双手别在身后,三两下用胸罩的带子捆了起来,看来他常玩这一套,动作十分嫺熟。

            跟女人讲理是不明智的,我蹲下身抄起她的大腿,将她背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大汉对着那些犬国人就是一顿痛揍,打得他们哭爹喊娘。

            妈妈刚才不是没有看到这四个男女,只是她根本没有想到龙青山会在里头。

            “嗯,这几年我只顾迎合那个人,确实对小佳关心得太少了,回去我一定要好好补偿他。”妈妈道。

            我呆呆地看着心爱的妈妈,她的双手被缚在身后,秀发蓬乱,全身裸露,就象断臂的维纳斯,朝我跑来寻求我的庇护!

            眼光一瞥,那个监视的黑人似乎没注意到这边,以这又是再平常不过的4P游戏了。

            信任。

            草地上,妈妈的小花伞丢在一边,无助地撑开,一个男的正在纠缠着妈妈。

            看着妈妈被调戏,我火往上冒,想冲过去,突然看见不远处一个黑人大汉拿着棍子在巡逻。

            我尴尬地笑了笑,妈妈低着头,不想让他们看得她哭肿的眼睛。

            “您放心,干干净净的,那个女郎扑上来的时候,我可是力保裤子不失啊。”

            突然冒出几个戴墨镜赤膊的黑人大汉,导游再次提醒男性身上不得带有任何的工具。男性们都纷纷表示没有,有些性急的开始催促快点开始了,毕竟还要等女的先跑10分钟。

            我只好又道:“即使你现在不相信我,也要想想,现在你并不安全,周围都是那些色狼,如果没有伴的话,你很快就会被他们抓住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嗯,”妈妈头看了我一眼,道:“得了吧,刚才在你身上哭一会你都站不稳了,还背我哪。”

            我和妈妈望着大巴两边窗外,各想各的心事。

            我忍无可忍,正想不顾一切冲出去,忽然,一个热乎乎的肉体靠了上来,我一惊,只见一个红发女郎贴在我身上,腻声道:“甜心,干嘛看别人做呢?我们也来啊。”

            我的目光主要盯在妈妈身上,在多的美臀中,妈妈的屁股特别的雪白肥美,一小片比基尼短裤根本遮不住她硕大的臀部,三角裤两边各露出两弯下弦月形的美肉,随着屁股的扭动而忽隐忽现,令人有上去一手一边抓住的冲动。

            在这里,似乎回到了原始社会,女人成了男人追捕的猎物。

            我恨不得一脚踹翻趴在裸女身上行事的龙青山,真太可恶了,枉妈妈对他那?

            我转回来一看,裤腰大小刚好合适,可是臀部那里已经被妈妈撑得紧绷绷的了,妈妈的屁股还真是大啊。

            我的目光主要盯在妈妈身上,在多的美臀中,妈妈的屁股特别的雪白肥美,一小片比基尼短裤根本遮不住她硕大的臀部,三角裤两边各露出两弯下弦月形的美肉,随着屁股的扭动而忽隐忽现,令人有上去一手一边抓住的冲动。

            我登时象炮弹似的冲了过去!

            妈妈有点受不了我这?直接的表白,她低头道:“小瑜,现在我们该怎?办?”

            那个犬国人可真有手段,一个胸罩都能把手捆得那?紧,我转回来,妈妈已经坐了起来,低头背对着我,双手仍然被缚着。

            妈妈头看了看我,我很阳光地冲她笑了笑,将我的过膝裤递给了她。

            我呵呵笑着。

            我紧紧盯住妈妈的脸蛋,妈妈梨花带雨的模样真是爱煞人了,妈妈感觉到了我灼灼的目光,她双手掩面,嗔道:“不许看人家的脸,丑死了。”

            犬国人被甩得并不重,他哇呀怒叫追赶着妈妈。

            “我整理这些又有什么用呢?也许明天我就在另一个房间了。”妈妈凄然道。

            我看着妈妈的身影消失在山道的拐角处,收拾了下心神,心想成败就在此一举了。

           妈妈有点受不了我这?直接的表白,她低头道:“小瑜,现在我们该怎?办?”

           “怎?能说素不相识呢?卓姐姐,我在镇上可是经常见到您,而且我的本意也不是专门来保护您的,我只是想通过旅游,多一点接触你的机会。”这些全是真心话,因此我说得很真诚。

           “没想到有你这样无聊的人。”妈妈听完了我的话,托着下巴似笑非笑地望着窗外,风姿可可,我都看傻眼了。
       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          honglv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三浦春马是不是j家,三浦春马是不是j家最新章节,三浦春马是不是j家 新爱看书吧
          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          开启瀑布流阅读